详细新闻
酒迪后事系列之一:老照片的故事

江兄迪林,少时同窗,初中同级,今夏相遇,儿孙绕膝。江兄把家中保存多年的一张老照片公布于世,实属难得。

(照片背面是参加合影的老师们亲笔签名)

这是一张拍摄于1955年3月的黑白照片。半个多世纪了,却依然清晰。照片上写着“运输处子弟学校全体教员纪念‘三八’节留影1955”的字样。女老师心细,在照片上留有背书。照片前排坐着6人,中间站立的有9人,后排站立的有6人,一共有21人。从左至右依次是前排手工老师吴定蓉、周蕊棣老师、托儿所长李霭玉、教务员艾厳、语文老师钱巧云、冯敬容老师。中排田茂珍老师、算术老师张澍筠、语文老师李衽风、算术老师廖稚予、刘老师、唱歌老师赵锦晖、语文老师张丽庄、语文老师梅丽萍、体育老师邵爱黎。后排田秀芳老师、语文老师连燕侠、语文老师高爱民、图画老师陈月琴、黄建均老师、卢涴蘭老师。除了张丽庄老师外,其他老师都留了名。这些老师当中有一些我熟悉,还有一些我知道。周蕊棣老师就是照片的保存者,她的孩子有江帆、江迪林、江宁。李霭玉所长的孩子有杨安砚、杨安德、杨安迪、杨安娜等。

熟悉的校园,熟悉的老师,熟悉的同事。

1950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一兵团酒迪运输司令部在完成运兵任务后,就驻扎在乌鲁木齐现在的西后街与东风路的拐角处。与1949年9月在新疆起义的原国民党联勤总部新疆供应局的辎汽4团,辎汽20团等运输部队统一编为新疆军区运输部。部长由酒迪运输司令部司令员兼代政委陈实担任。陈实是山东泰安人,原名陈殿中,1938年4月进入延安抗大4期学习,1940年分配到八路军120师359旅任教育科副科长。十年之后他已是一名解放军正师职的高级军官了。当时王震代司令员正在筹建八一农学院,王震的妻子王季青也在组建新疆军区俄文专科学校,任校长。陈实部长根据运输部的情况也提出要创办一所我们自己的学校。校名就定为:新疆军区运输八一子弟学校。校址就选定在五星路现在兵团二中的位置。并由机关派出副营职起义干部高飞负责学校的具体筹办工作。1951年4月高飞开始对校舍、办公桌椅、课桌椅、教材、师资、生源等各项工作逐一落实。高飞,1913年出生于陕西绥德的一个富裕人家。自幼饱读诗书,以后又自学了法律。抗战爆发后,加入到国军杜聿明所部,杜是陕西米脂人,黄埔一期毕业。听说高飞是学习法律的,就把他安排在军法处。1939年底高飞随第5军参加桂南会战。杜聿明所率第5军与日寇第5师团12旅团经过殊死拼搏,以戴安澜部击毙12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而取得胜利。史称昆仑关战役。高飞也是经历了炮火历练的抗战老兵。到1949年酒泉起义时,高飞是第八补给区上校军法处长。高飞对办学校尽心竭力。但是,1955年下半年开始的肃反运动高飞被莫名其妙的逮捕,关押在六道湾监狱。那时候学校有一句顺口溜:高飞高高的飞,一飞飞到劳改队。高飞在监狱受到严刑,让他交代杀害了多少共产党。冤案就是这样诞生的。经过半年的关押审讯后查无实据,不得不放人。但仍然留了尾巴,说他工作中有这样那样的错误等,高飞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再回到学校继续工作了。他负气调离到50团任驻乌办事处主任。1960年高飞又遭遇厄运,有人检举他贪污有经济问题,被撤职判劳改。在界梁子五零团煤矿下井挖煤。工资被降到28元。在井下挖煤碰到瓦斯、冒顶是常事。高飞九死一生躲过劫难,熬到文革结束,高飞把自己保存的证据交给有关部门才不得不平反,享受副团级离休待遇,并获得在疆工作30年的荣誉证书、纪念章。1987年8月22日病逝,享年73岁。

(一张由高飞副校长盖印的学生成绩单)

艾厳老师【前排左4】是高飞的妻子,1913年生于陕西米脂一个传统的中医世家,后进入榆林女子师范学习。嫁给高飞后生有2子一女。长子高栋,原名高承献,1947年生,高66的毕业生。1954年在处子校上小学,1956年家里出事后即转学伊犁,前几年在伊犁电视台副总编辑职上退休,现为新疆作家协会会员。艾老师是1949年随部队起义后参加解放军的。1951年辅佐丈夫高飞筹办学校。她在老师中年龄最长又受过专业学习,业务娴熟,是令人尊敬的老大姐。1955年下半年的肃反运动,她也受到牵连,被开除军籍,带着孩子远赴霍城。没有了工作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她独闯伊犁州而得到在县上当小学老师的一份工作。她特别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努力工作而多次获得奖励。尽管物质生活清贫,她和3个孩子挤在10平米的房子里,每天要给孩子们做饭,忙着去学校。晚饭后则在昏暗的灯光下督促孩子的学习,孩子们睡着以后还要洗衣服,批改作业。日复一日的辛勤工作,尽管很累,但是她感到充实。1965年厄运随影而行,社教又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又翻历史老账,艾老师被定为阶级异己份子,清除教师队伍。为了生存,为了孩子,她四处给别人帮工,带小孩,编条筐,吃尽苦头。用她瘦弱的身躯抗击时代的不公。十年动乱结束,艾老师也被落实了政策,平反以后又恢复教师身份。1994年,艾厳老师因长期患肝病治疗无效去世,终年81岁。

钱巧云老师【前排左5】也是一位忠厚长者。说话是吴侬软语。很受尊敬。钱老师的丈夫陆少彬是汽车一团计财股的副股长。是酒泉起义过来的干部。1959年,汽车一团从乌鲁木齐市青年路兵团医院现址搬迁至小地窝铺机场附近,钱老师也随之调到汽车一团子女学校继续任教。1965年夏天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国民党前代总统李宗仁携妻子郭德洁回到大陆。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大家都在关注,纷纷议论。有一天,上面有人找钱老师谈话,说有人反映,你是起义干部的家属,对国民党回来的李宗仁、郭德洁还念旧情。张口郭大姐,闭口郭大姐。你的阶级立场有问题。钱老师很茫然。那时候讲阶级斗争无处不在处处在,无时不有时时有。有些人的耳朵成天都乍着,到处侦听阶级斗争的动静。有些人睡觉都睁着眼睛,时时在捕捉阶级斗争的动向。后来事情搞清楚了,钱老师的南方话让个别人钻了空子,把郭德洁听成郭大姐,因立功心切就汇报给上面,误会消除了。钱老师险遭黑手。1966年3月,兵团成立农3师,钱老师一家也被调去。钱老师有一个女儿,叫陆幼华,高66的。现居上海。

站在【中排左2】的是张澍筠老师,她的女儿叫帅琴,儿子帅新义。她的丈夫叫帅士望在机关运输科当参谋,是起义干部。80年代后期我还见过,文革中身体受到摧残已经不太认人了,寄住在儿子那里。在张老师右边的是李衽风老师,李老师是甘肃临洮人,为人热心,办事干练,也很能说。她的大女儿叫陈韵伯,1965年上的新疆大学化学系。二女儿陈郁青在我们学校初三毕业后转到乌市一中去了。儿子陈颖也是初中后转到乌市一中的。她的丈夫叫陈嗣钵,山东蓬莱人,大专毕业。当时任运输处油材科科长。起义干部。也是参加过抗战的老兵。曾有过驾机同日机搏斗的经历。文革中被当时机关有个叫吕有福的打手在机关3楼吊着打,深夜里惨叫声听着瘆人。第二天被抬把抬出来,游气若丝,皮开肉绽。差点丧命。1969年被驱赶到七泉湖煤矿挖煤。1975年兵团垮台后被强制退休。1987年病逝。时任兵团司令员的陈实携妻子常淑珍参加了他的追悼会。李老师于1989年病逝。

在【中排左6】站立的是教唱歌的赵锦晖老师。她的孩子也在学校,1958年机运处在后峡成立跃进钢铁厂,赵老师调去跃钢学校,文革中因她是起义干部的家属,那些老转污蔑她是汤恩伯的干女儿,受到迫害。人都被快逼疯了。站在【左7】的是张丽庄老师。张老师个子不高,一口湖南话,性格特别好,她的丈夫是刘正平,当时在喀什独汽三营任副营长,以后调到乌鲁木齐来组建汽车大修厂。是起义干部。文革中被丁盛,裴周玉等污蔑为造反派的黑后台而被逮捕羁押。张老师已于上世纪80年代病逝。她的孩子有长子刘大理,1964年从本公司考入西安公路学院。次子刘次南、长女刘肃、幼子刘汝健等都在本公司上学。在张老师右边的是语文老师梅丽萍,湖北广水人,也是我的母亲。1962年随我的父亲调动到汽车一团学校继续当老师。文革中有一时姓打手带了一群暴徒闯入家里让我母亲交代我父亲杀了多少人,放了多少火。真是既无知又无耻。把我母亲打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整个腿都是紫的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月才能翻身。我的父亲李品佐是1937年“七·七”事变后参加国军学习汽车驾驶。1938年5月分配到国军炮兵14团一营驾驶火炮牵引车。1939年9月随团参加薛岳指挥的第一次长沙会战。12月又被配属到杜聿明的5军去广西参加了桂南会战。有一部电影叫血战昆仑关,就是描述那次战役的。网上可以看到。现在台湾的国民党前“参谋总长”“国防部长”“行政院长”94岁的郝柏村先生是1940年在炮兵14团5连任中尉排长的。此是后话,不提。父亲当时任运输处运输科科长。后任汽车一团副团长。1967年3月被丁盛、裴周玉下令逮捕,关押在三道湾看守所。2000年1月病逝。母亲仍健在,前些年每年都去内地转一转。去年,我还陪母亲去汉口,无锡住了一个月。现在平静地享受退休生活。姐姐李崇已退休,住在武汉。是高66班的。我是初66的。

站在【后排左2】的是语文老师连燕侠,她的孩子也在学校上学,她的丈夫是机关的干部,好像在秘书科。她的家住在机关后院。在她右边的是语文老师高爱民。高老师的家住在运输处机关前院,我们住的很近,所以也熟。高老师有几个女儿刘景玲、刘景玥、刘景珊,还有一个小儿子。高老师的丈夫叫刘正汉,是起义干部。当时任运输处管理科副科长。文革开始后也受到冲击,靠边站。1969年被裴周玉、滕驻卿等强制发配到七泉湖煤矿挖煤。1973年后当时兵团由林海青、蒲建国等着手组建兵团铁路纵队修建南疆铁路。林、蒲等都是原运输部的老领导。林海青1952年是军区运输部的副部长,蒲建国1958年任运输处副处长。对于原来的这些老部下都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安排在铁纵机关工作。1957年秋季开学,我们院子里有不少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说好了都一起去报到。张建荣被安排在一年级一班,她的班主任是康健如老师。我在一年级二班。我的同事记得有张泉龙、王泰民、梁泉秀、张有庆、郭香香、项明琴等。项明琴很乖巧,老师让她当班长。她的家就住在学校对面二食堂旁,我们每天放学都从她家门口经过。项明琴搬个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写作业,我们就逗她,她不愿意,噘个小嘴,很萌的。我的班主任老师就是高老师。高老师教语文,语言很丰富。生动。刚上课教我们汉语拼音,那时是老拼音字母,教到字母“莫”时,高老师就上身前倾90度,双臂下垂,做出一个摸的动作。我们则跟小和尚念经一样大声念“m”童年的记忆至今不忘。

上述的这些老师中,因为基本上都是起义干部的家属,所以在解放以后的没完没了的各项运动中直至文化革命,她们本人、家庭、子女都受到深深的伤害,能够活到现在已属万幸。现在有些人说文革都过去几十年了,早就翻篇了,还提它干啥。文革是一场中华民族所经历的人为的政治灾难。我们都是那场灾难的受难者。而那些施暴者呢?重提历史就是为了避免那些悲剧再演。

1950年秋,王震代司令员委派二军六师政委熊晃去湖南征召女兵。1951年2月在报上刊登征兵消息。到1951年冬天征召了3862名女兵。1952年又征召了4000名女兵。这就是以后被媒体人所说的八千湘女。分到运输部的女兵当时挑选了一些文化程度高,面容姣好的留在机关、学校、卫生科。站在【中排左4】的廖稚予老师和站在【后排左5】的黄建均老师就是八千湘女中的一员。以后王季青校长把廖稚予老师介绍给了王震身边的工作人员彭淇。1958年跃进钢铁厂成立,彭淇任职副厂长,廖老师也调往跃进钢铁厂学校,如今在安享晚年。黄建均老师则是在1962年“伊塔事件”后,机运处紧急调运人员去霍城边境时全家都去了。如今在伊犁62团,86岁的老人了,腿脚有些不便,其他尚好。除了有湘女还有鲁女、苏女等。站在【中排左9】的就是从江苏南京参军过来的邵爱黎老师,她是最年轻的只有20岁。

岁月如歌,当年就是有了这些老师的辛勤耕耘才铸就了兵团二中以后的辉煌。岁月如刀,当年的那些充满活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老师们,如今健在的大多是耄耋老人了。愿逝者安息,祝存者健康。

李勉

癸巳小雪

新闻编辑:吕俊峰   新闻作者:本公司校友 李勉老师   2017/5/11    点击次数:1398  次    
友情链接